圆圆地球君_柒柩

二次,aph,刀剑乱舞,全职,时之歌,凹凸,腐女子,多多指教

【王喻24h/15:00】愿者上钩(上)

喻队生贺的产物,非常非常感谢夜灯大大催我,明明是自己加进企划的还........拖了大家的后腿.....

ooc慎

性格崩坏可能有

OK?



初春的G市仍透着些凉意,纵使上天眷顾着这片大陆南方的土地,喻文州还是冻得窝在小山似的被窝下不肯出头。

喻母一早就在厨房忙碌,香煎年糕的味道油滋滋的从没关紧的门缝里飘进来。今年的冬修期说来不长,喻文州选择回家同父母一起过年。虽然同在一座城市,元宵归队以后,住在俱乐部的宿舍,家里呆着的时间,自然而然地削去不少。

香煎年糕的香味倒把喻文州肚子里的馋虫勾出来了,喻文州揉了一把自己的鸡窝头,几番心里斗争后,睡眼朦胧的套上衣服,才慢悠悠的出房。

简单洗漱完毕,喻文州渐渐想起今天自己过生日,十八岁后家里不再为喻文州大办生日。蓝雨以黄少天为首的几人到是闹闹腾腾约好大干一场,被喻文州笑着回绝了。

才打开手机,就被铺天盖地的消息和粉丝们的祝福淹没,喻文州随手一翻,只惦记着人买没买机票。意料之外的翻到了两小时前的留言,说是上飞机了,勿念。

就着航班号查了降落时间,喻文州感叹这人揣测自己生活规律的能力见长,唯独少点计算G市道路车流量的技能点。匆匆交代了父母,就叼着早餐离去。



所以王杰希落地时喻文州还在同地铁里的人流做斗争,他拖着行李箱在偌大的机场里四处闲逛,结果是喻文州刚到就被塞进一杯暖手的咖啡。

王杰希取下脖子上深蓝色的围巾,慢条斯理的给喻文州打上,又把自己的墨镜给人带上,才欢欢喜喜地一手拉箱一手拉喻文州,欢欢喜喜地出了机场大门。

机场的空气里总是弥漫着相逢与别离,悲喜交织着,只剩了匆匆。大清早人不多,但两个男人暧昧的动作还是引起了小小的骚动。

喻文州嗔怪地挣了王杰希的手,又被王杰希孩子气地抓回来,揣在口袋里。

“王队想上头条?”

好脾气如喻文州,最终还是哭笑不得,笑着先开口,打破了两人间诡异的沉默。

王杰希也不语,接过喻文州手里的咖啡,就这喻文州咬过的吸管,喝完最后一口。

“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怕喻文州羞不够似的,王杰希又附在喻文州耳边,轻描淡写地加上一句。

“咖啡和你都是。”

喻文州感觉今天好像也没有那么冷,噢,好像是自己耳朵有点烧。





到底还是架不住喻父喻母的盛情邀请,午餐还是在喻家长辈的各式嘻嘻哈哈的打趣下结束了。

王杰希自觉栽进厨房帮喻母搓碗打杂。和着外面喻文州父子勾心斗角挣抢遥控器的音效,喻母叨叨絮絮地告起喻文州的恶状。

“文州这孩子怕冷不肯起床做早餐哦。”

王杰希说是。

“文州这孩子看见白切鸡就走不开喽。”

王杰希说是。

“文州懒得要死还不干家务哦。”

王杰希说是。

于是王杰希稳稳地把碟子收进碗柜消毒,十二分赞同的做完了喻母所有的厨房杂务。。。。而忽略了自家丈母娘心脏的喻氏微笑。



喻家父母是地地道道的老广,既然能够让宝贝儿子走上电竞路,不得不说也是思想前卫,对于自己的儿婿万分宽容。似乎认定只要还有人治得了喻文州,也不在乎是个小姑娘还是个大小伙子。

“妈,你给给黑讲什么。”

喻文州拉长了软糯的调子,悠悠飘了进来,宣示着主人的不满。

“讲你别总欺负人家杰希仔哦。”

“妈!!”

喻母看着干净得几乎能用窗明几净来形容的厨房,甚是满意,果断忽略喻文州皱成一张包子脸,儿子不宠了。

王杰希板起脸来,落井下石,说伯母说得是,我也觉得喻文州不能这样惯着。

喻文州撒娇不得,差点还被聚众谴责起来,上前一把拉住王杰希,左一句右一句忽悠着说下午要陪去闹花市。

“喻文州你好歹带着人家看看风景名胜吧,小王你说呢?”

喻父点了支烟,蹲在墙角悠悠开口,带着抢遥控器公报私仇的怨念。

“成!”

王杰希终于仗着喻父喻母还了一次强有力的回击。




结果还是去了花市,熙熙攘攘的人群让王杰希不得不拽紧喻文州的手。

“王队怕我丢呀?”

喻文州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“怕,怕你给人贩子拐了收费参观。”

王杰希担忧地看着喻三岁,觉得自己真是尽到了好爸爸的责任。

喻文州望着玻璃缸里的宠物蛇眨巴眨吧问王杰希,我们术士有蛇不是标配?

王杰希计算了喻父母把蛇炖了的可能性,怀着一颗慈悲为怀的心拉走了喻文州。

事实证明有干劲的人是不会介意雨后潮湿的地面和满地的鞭炮渣的,纵使体力支持不住。来来回回好几圈,喻文州终于挂在了王杰希身上,王杰希有点眼疼的就地找了长椅坐下歇息。


如果你恰好那天从花市穿过,请不要介意两个男人在长椅上猜拳,只是一个男人手慢耍赖还想吃白切鸡来着,他们不是智障。x

嘘,悄悄告诉你,今天晚饭还是白切鸡来着……哦不,说什么白切鸡,今天晚饭是喻文州xxxx

评论(6)

热度(81)